人类同胞的你

火炬•维吾尔 (mesheluyghur@gmail.com)
2020年1月6日

为不公呐喊原本以为只属于人类的道德义务, 但是最近对动物世界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动物也有保护弱小的本性。 在YouTube可以查到一些有趣的视频,诸如犀牛从鳄鱼的嘴里拯救小鹿;或者狒狒从猎豹嘴里拯救羚羊之类的。他们本就不是同种,但是却站出来为弱势者,被欺凌者呐喊并给予保护。科学发达的21世纪我们人类有欣目睹动物之间的爱心,所谓的森林法则也在受到质疑与挑战。
遗憾的是21世纪连动物都懂得怜悯的时候, 14亿中国人对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人实施的种族灭绝政策集体失声。他们保持沉默的原因是什么呢。 难道维吾尔人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不值得同情并为其发声吗?
这里的原因不是因为维吾尔人有罪,三大要素影响着中国人的判断力。

第一要素是传统政治文化

首先传统对中国人的教导是,国是 家,官是父母, 民是草,孝是做人的道德标准。再看一看这‘孝’字,上半部分是‘老’字的一半,下半部分是‘子’。‘老’字在汉语不仅表示父母或年纪大的人,在古汉语‘老’字还是对高级官员的尊称,如上聊,大夫等。传统中国文化的主脉是儒家文化。而儒家对孝的规范是明确的, 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之类的。儒家文化倡导的文化里人,家庭,国家是一体化的,所以儒家文化说到底是传统的政治文化。儒家文化对中国人灌输的就是,以家为本,以老为尊,要不然就是不孝之子。自从官代替为父母,国等同于家以来, 中国人的思维观念里这孝的范围涵盖了对官员的孝顺,对政府的孝顺。作为草民,无论好坏,无论腐败,政府与官员是反对不得,要不就是不孝。
所以在中国只要政府允许百姓活着,无论政府和官员做什么坏事儿,百姓是不会反抗的。在中国历史上所有的反政府,反王朝的起义基本上是因为百姓被逼的没法活,为了生存才不得不起来反抗政府的不作为。只要有一口气活着,中国人把做牛做马的精神视为孝。中国人从来没有为个人的尊严,权利活过。历代权贵阶层和犬儒阶层狼狈为奸,用生存权来驽架百姓做牛做马,成为执政和延续政权的上策。现在中国政府标榜的:“在中国生存权才是最高的人权” 的宣言不是来自于党文化,而是源缘于中国人自身的历史文化。生存在21世纪是人类世界和动物世界的最基本权力的时候,在中国仍然标榜为最高的,也是唯一的人权。
结论是,当生存权成为人的唯一权力的时候,个人就会剥夺和压缩所有其他生命体的生存空间。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生命没有任何形而上的意义。为了生存权这个最后的堡垒,人人自私自利,无视他人的生命。中国人见什么吃什么,荼毒生灵,饥饿的时候肉食弱势群体,诸如小孩,这些现象就是中国人无极限地延伸生存权的结果。当生存权是做人的最高权力的时候,在中国已经没有任何空间容纳人的其他更高一级的权力了。所以在中国小孩子在路上被过往的车辆一次次碾压的时候,生存权没受到影响的过路人天经地义地漠视这个正在眼前被碾压的弱小生命。在中国当自己的生存权受到挑战的时候,他人的生命是可以忽略的。所以在中国健康的人体器官是明码标价的。只要有钱,可以在任何医院做手术换一个健康的器官。而这个器官是来自一个活生生的人身上。只是因为这个器官的主人或者是一个维吾尔人,或者是一个图博人,或者是要求生存权意外的一点点宗教自由的法轮功教徒。在中国维吾尔人,图博人是被圈起来等待被宰割的牛羊,而中国人是圈外的奴隶。圈外的人肉食圈内的人来换取生存权。 所以中国人对于维吾尔人被中国政府关进集中营的事件漠不关心。

第二要素是愚昧化宣传

当人的权力压缩到最基本的生存权的时候,愚昧化教育和宣传对于政府变得尤为重要。指鹿为马是中国人的一个典故。讲的是要挟他人说出颠倒黑白的话。在信息时代对于中国政府的愚昧教育中国百姓心里有数。只是生存权架在脖子上,政府说维吾尔人全是极端分子,再上演几个精心策划的“恐怖事件”在全国大大小小的媒体上24小时不间断地重复播放,也就把中国政府把全体维吾尔人关进集中营的理由给合理化了。
为自由而活的精神和良心是人的本性。所以就像8964用热血试图换取中国人的自由一样,中国人里也有有气之士对专政说不。只是专政政府历来的法宝就是杀鸡骇猴。判了几个为维吾尔人打抱不平的民间人士;阻断了解维吾尔人的正面途径;投入巨资让几百万网络五毛们丑化宣传维吾尔人。 所有这些策略大见其效,海外的中国人也加入了为中国政府的政策辩护并讨伐维吾尔人的行列。剩下的所谓海外民权人士和团体,不想被愤怒的中国人唾弃,也就跟着主流集体失声。
一次在一个会议上同组里来自中国大陆的女士对贴在我手提电脑上的小女孩的照片感兴趣,问我她是谁。我告诉她是我女儿。得知我还有一个儿子后,她问我只贴女儿的照片是不是因为我偏爱女儿。我告诉她我们的传统文化里保护女儿是爸爸的责任。所以我们一般不会远嫁女儿,以便确认女儿是否受到男方的善待。这个女士更是好奇的问我来自哪个国家,而当我告诉她我是维吾尔人时,她的表情变得特别地古怪,沉默了一阵后告诉我,真不知你们维吾尔族还有这样的好传统,我们中国人的传统是重男轻女,所以现在剩男成了一个社会问题。对于她的不知情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中国政府一直以来利用宣传来给维吾尔人贴上 ‘野蛮’和‘落后’的标签,最近更是扣上‘恐怖分子’的帽子来妖魔化这个民族。

第三要素 中国人始终生活在圈子里

鲁迅总结中国文化的时候说过“5千年的中国文化,4千年是吃人的历史”。“吃人”在中国是一些左派文人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反思的焦点用语。鲁迅在【狂人日记】里概括的“吃人”现象就是对中国人生存权的如实概括。中国大地水土富饶,人力资源充足,中国人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勤劳的人群。但是为什么从古至今始终挣扎于生存呢?中国历史上大规模吃人的事件大量被记载。中国的四大名著都有吃人的描述。中国人始终挣扎在饥饿的边缘上,这是和历代中国政权执政有关。中国人勤劳但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权益,历代政府实施的政策就是,搜刮百姓,只留下百姓能够存活的食物,让百姓活着,当牛马使唤。中国人精神生活是极度匮乏。读书是为了当官。因为能保证生存以上的资源的也就是做官。其实和世界上其他国家一样中国人在历史上也有过在形而上的发展机会。对中国文化产生根本性影响的儒家文化产生的年代老子写下了【道德经】,为中国人留下了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哲学著作。老子提倡的‘道‘其实是给中国人提供了一个在形而上飞跃自我的机会。但是还没等中国人抬头看天,想物质以外的现象的时候,孔子游说诸侯为当权者提供了用生存权奴役中国人的理论。感叹“苛捐猛于虎也”的孔子到头来自己带头让历代中国知识分子选择了提专政说话的犬儒,为暴政献媚的养客。从此个人思维,意志的成长在中国文化圈被扼杀,中国百姓只需为生存权挣扎,不许被做人而活。这就是在中国社会延续到现在的用生存权换政权的政治模式。
这种政治模式在中国延续了上千年。祖祖辈辈做牛马的中国人没有信仰的宗教,没有自豪的人生。剩下的能自豪的也就是穿着长衫,站着喝酒的孔乙己思维而已。什么是孔乙己思维呢? 孔乙己思维就是每一个中国人看不起像自己一样的普通百姓,却又没有可高尚的起的精神世界。中国人现在在物质上吃饱了,喝足了,但是在精神上极度空虚。精神上开始饥渴的中国人正是中国政府最不愿意看到的。如果不及时给予其他资源来填充中国人的精神空间,中国人最终向往的是比生存权更高级的人权。于是中国政府大力宣传国家民族主义,举国上下为中国共产党政府填海造岛,推嫦娥上月大感自豪;推动人权的美国是美帝,来华投资的非洲人是穷鬼,保持本民族独特文化的图博人是封建,而反抗专制统治的维吾尔人是恐怖分子。历来精神世界空虚的中国人在党媒的宣传下培养成新时代的孔乙己是如何的容易。14亿个孔乙己们视中国政府为马首是瞻,站着也能陶醉于大国国民的自豪之中。来自于维吾尔人的不一样的声音当然要搅和中国人好不容易开始享受的生存下来后的陶醉,就当然拥护中国政府关押维吾尔人的政策。
培养孔乙己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做孔乙己的代言人。孔乙己是个自尊心特别强的人,但他的自尊心代表的不是他独立的人格,而是满腹国事,天下事,却被科举逼疯的,穷困潦倒的秀才的性格。这种人格只能存在且认可在一个固定的圈子里。这是一个集体化的人格。 由于中国人的人格是集体化的,这个集体化的人格也需要有人代言。14亿个孔乙己的感情加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小力量。 也只有一个强大的政权才有代言的资格。于是中国政府成为14亿个中国人感情的代言人。只要涉及到中国政府的负面报道都会‘极度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 ,让中国人民极度愤慨’。
这种集体化的人格在长时间被执政者代言后,中国人也就习惯于圈起来的生活了。不仅在国内生活的中国人,就是在发达国家生活的中国人在精神与人格上隶属于这个圈子过着自己的日子。挪威生活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又一次他在火车上碰到来自中国大陆却在挪威当了大学教授15年的中国人。当朋友告诉这位教授当前维吾尔人面临的集中营事件时,他表现的很诧异,说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事。在交谈中朋友从他了解到,像这位教授一样工作生活的中国人在欧洲到处都是。这些中国人即使在欧洲,出门打车,购物,订酒店,用的只是微信,陪的是支付宝,蚂蚁金。地理环境是欧洲,语言和生活模式完全跟中国国内一样。即使是交流索取信息也靠微信。即使身在国外人,微信的所有信息首先在中国国内的储存器上面临过滤,大家都知道敏感信息不能读不能传。中国人即使在法治国家生活,因为生活在圈子里也就选择了中国政府的监控。而中国政府把监控的圈子不断在扩大,脸书,领英等社交圈也开始被中国政府渗透,试图监控全世界的人。

不想中国人投鼠忌器,殊不知维吾尔人被关进集中营的事件只是一个微型试验田,而真正的对象是中国人自己。 中国共产党天不怕,地不怕,只怕中国人觉醒。因为能推翻中国共产党统治的真正力量是中国人自己。中国政府意识到信息是无法控制的,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已经不满足于仅有的生存权。中国人随着中产阶级的不断增长对法制权利的欲望也在开始扩大。当欺骗和恐吓不能停住中国人要求更多的权力的时候,政府能靠的也就剩实施暴政。像历代政权一样中国共产党政府始终想要的就是愿做牛马的中国人。以前中国人即使放在圈外也愿做牛马,但现在开始觉醒。为了让他们继续做牛马,政府不惜用枪杆子把他们圈起来。最早发觉此事的香港人现在站出来了。香港人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在英属香港时代香港人已经熏染并认可生存权意外的普选之类的公民权的可贵性。现在他们认识到为集中营里的维吾尔人发声就等同于为自己发声。而大陆的大多数中国人因为仍然认同传统意义上的生存权,他们不理解香港人的抗议示威,仍然为中国政府的专政做辩护,助纣为虐。

探讨为什么中国人保持沉默的历史文化原因,不是为了丑化中国人的不作为,而是展现中国人一个认识自我的论区。我们正在目睹人类社会的变革所需的历程已经从世纪缩短到一年或一日。科学技术已经拉近了人类的距离,更是融合了不同人群,不同社会。人类的共识早已打破了对狭义的人群(族类)认同到人类共同价值的共识上。人类的共同价值也在不断地普遍化。纯粹生物学意义上的对人的共识,经过几千年的剧烈的社会变迁后上升到意识上的共识,得到了优化。用战争和杀戮来实现和平的方式,特别是在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级大战后更是受到质疑。人类意识到专政与集权是人类社会处于不和平的客观因素。集权最终带给人类之间的就只有战争。而战争的结果是,不管谁赢谁输,王者征服并毁坏的还是普通百姓的家园,毁灭的是人类自己的子孙后代的家园。因为不管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不管是维吾尔人还是中国人,我们人类生息在同一个星球上。作为这个星球上最大的族群的中国人更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对整个人类社会所带来的影响。。
如果每个中国人对于自己的子孙后代的未来认真的话,必须懂得不管族群和文化背景如何,人类子孙后代的命运是息息相关的。“各人自扫门前雪”不应该用在子孙后代的教育上。集权与暴政从来不关心自己的子孙后代,哪还会关心百姓的。像气候变化,土壤沙漠化,水汽污染之类的问题已经在警示人类,子孙后代正在面临共同生存的更本问题。地球是我们唯一的家园。
中国人,这篇文章是写给人类同胞的你。作为人类不管中国人,维吾尔人,白人,或者黑人我们都是人类大家庭里的同胞。爱心和智慧是拯救人类的法宝,而只有我们携手未来才不会丢失这些法宝。站在人类大家庭,你的传统还是可以服务于现在和未来。比如古诗‘本是同根生,相熬何太急’里的同根从传统的家族意识我们可以扩大到整个人类社会。科学告诉我们我们人类是同根生,生息在被命名为地球的星球上,因为人类的不作为,这个星球正在面临死亡。而人类所知的宇宙空间里还没有一个星体是适合人类居住的。将来即使发现了第二个地球我们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和技术来完成移居。以至于浪费我们的精力和智慧服务于专政与暴政,最终用战争来毁灭自我,为什么我们不用我们的智慧来保护这个美丽的星球,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这个本来是完美的家园呢?
中国人,该是对专政政权说不的时候了,该是站起来对维吾尔人发声的时候了,该是对自己的子孙后代负责的时候了。
中国人,这是维吾尔人写给人类同胞的你。

您在下面的网站里能找到更多的信息:

https://www.facebook.com/torchuyghur/
https://twitter.com/torch_uyghur
http://blog.freedomsherald.org
http://freedomsherald.org/ET/unb/

Comments are closed.